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大富豪彩票平台 > 凤策长安

492、民贵君轻!

凤策长安 | 作者:凤轻 | 更新时间:2019-10-09 22:42:5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最佳女婿都市透视小神医修罗武神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这个保安有点邪王者风暴万古最强宗最强升级系统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父皇。”楚凌走进寝宫,就看到永嘉帝正坐在床边喝药。浓郁的药味让楚凌也忍不住皱了皱眉,看向旁边的肖嫣儿,“嫣儿,父皇换了汤药?”肖嫣儿耸耸肩道:“不换不行啊,玉参不能用了,但是陛下的药不能停。太医院的御医们从新调整了药方,药效还凑合就是味道不怎么样。”一边说话,肖嫣儿坐在一边桌案前提笔疾书,“我给师兄写信问问他有什么办法,还有师父…前段时间师父来信说在西域找到了对师兄身体有用的药,说不定很快就能回来了。到时候让师父看看,也许他有什么办法呢。”楚凌轻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永嘉帝放下药碗,朝楚凌招招手笑道:“卿儿过来做,外面那些人怎么样了?”

  楚凌耸耸肩道:“还有几位老大人跪在宫门口呢。”

  永嘉帝倒是没什么不舍的表情,反倒是有些幸灾乐祸道:“卿儿看着办吧。”楚凌有些惊讶,“父皇不担心么?”永嘉帝一向对那些老臣多是宽厚容忍的态度,除了天启一贯的尊重文人以外,永嘉帝本身也是个有些心软的人。永嘉帝道:“朕身体不好啊,若是管得了就用不着这么着急了。他们总是要习惯的。若是等朕不行了才来这么一出,你只怕是要被他们弄得手忙脚乱。”

  楚凌不得不承认永嘉帝说得不错,如果真的等到父皇不行了她再接手的话,只怕真的要被这些人弄得很头痛。毕竟她的刀就算再锋利,也不能把所有反对她的人都杀了吧?而且,现在有父皇撑腰反对她的人其实会比没有父皇撑腰的时候少一些的。

  “父皇,谢谢你。”楚凌轻声道。

  永嘉帝有些欢喜地应了一声,道:“谢什么,是朕拖累了你才是。朕若是…若是…卿儿就可以欢欢喜喜无忧无虑的做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辛苦?”永嘉帝讨厌楚烈,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他有时候也是在心中羡慕着楚烈的。他想要成就一番宏图大业却受限于性格和能力,想要什么都不管不顾干脆做个昏君,又舍不得身后的名声。于是只好这么不干不脆窝窝囊囊的过了大半辈子。

  楚凌摇头道:“父皇对我很好。”永嘉帝对别人或许不太好,但是对她确实是非常的好,即便是这份好里面还包含了对楚卿衣和楚拂衣的愧疚,甚至是对已故皇后和段家的愧疚,但是说到底示意的人是她楚凌。所以,至少她得让永嘉帝往后的日子过的舒心一些。

  永嘉帝身后拍拍她的肩膀道:“想做什么就去作罢,万事都有父皇在。”

  楚凌含笑点了点头,“好,父皇。”父女俩闲聊了一会儿,楚凌便说起了冯铮的事情。如果换一个人来说这事永嘉帝定要怀疑对方图谋不轨,但是楚凌提起他却没有半点迟疑和怀疑,当下便应了,“卿儿觉得冯铮合适做什么就让他去吧。不过…冯铮能力不俗,卿儿还是问问他好得好。”言语之间,只是担心女儿年少气盛让冯铮这些忠心的臣子寒了心。半点也没有考虑楚凌将自己的心腹调走的事情。

  楚凌道:“父皇放心,我会先征求冯将军的意见的。眼下暂时也还不会调动他的职位,不过宫中的守卫只怕还需要一个高手来统领。”楚凌并不是真的想要将夺了冯铮的职位,而是要将冯铮从根本不属于他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一个天启禁军的最高统帅,干得确实大内侍卫统领御前侍卫的活儿,合适么?

  永嘉帝想了想道:“卿儿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楚凌无奈,“正想问父皇呢,我对京城各位将军的了解也不算多。”

  永嘉帝沉吟了片刻,“去问你舅舅。”

  “父皇,宫中的守卫事关父皇的安危,您……”不仅需要实力不凡,还需要忠心耿耿。

  永嘉帝倒是不甚在意,道:“父皇现在这样,能有什么危险?”他都已经身中剧毒了,身体也不好。谁还会花费功夫来刺杀他?见永嘉帝坚持做甩手掌柜,楚凌也只得作罢。思索着回头问问舅舅和冯铮,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宫门外,虽然已经是中午了初冬的天气却已经有些冷了。跪在宫门口的一群老者有不少已经跪不稳,开始簌簌发抖了。不过他们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依然趴跪在地上口中不停地说着“请陛下收回成命”云云。让过往的人看在眼里倒是难免觉得有些心酸。

  距离宫门口不远的一处高楼上,黎澹和黎老大人站在窗口遥遥望着宫门口的方向沉默不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黎老大人道:“澹儿,你可知道…这几个时辰有多少人到府上求见?”黎澹摇头,淡淡道:“孙儿不知。”

  黎老大人皱着眉沉声道:“陛下糊涂了,公主难道也糊涂了么?”

  黎澹蹙眉,有些不悦地道:“祖父何出此言?”

  黎老大人冷哼一声道:“陛下若是疼爱公主,就不该将公主放到这样一个位置上。公主若是聪明,就不该趟这一趟浑水。陛下身体如此,你我都知道,一旦将来陛下龙御归天,公主当如何自处?澹儿,你已经是铁板钉钉的公主府的人,到时候,你又该如何立足?博宁王府那位如今已经十二,距离他长成还能有几年?到时候公主又该如何?说句不敬的话,便是公主和沧云城主生出了什么别的心思…若是有朝一日沧云城主君临天下,你以为公主的身份就会好过么?到了那一天,那才是进退两难!”

  “祖父慎言。”黎澹皱眉道。

  黎老大人道:“你以为,如今京城里说这些的人还少么?老夫原本以为公主是个聪明人,纵然是想要做什么…有的是办法手段达成,没想到她竟然当真…将自己放在火上烤啊!”

  黎澹抬眼,定定地望着黎老大人道:“祖父一辈子都在明哲保身,可想过公主为何要如此做?”

  黎老大人一愣,被黎澹眼中的光芒惊到了。

  黎澹很快又转开了眼眸看向窗外地方向,指着宫门口的那些人影道:“孙儿知道,那些老大人也并不是每个人怀有私心,他们或许是真心实意的为着陛下,为了天启的江山着想的。但是,他们真的为天启的江山做过什么有利的事情么?或者说…祖父,您这一生,真的做过什么为了这个天下的事情吗?”

  黎老大人半晌不语,黎澹冷声道:“所以,或许那些老大人确实是一片忠心。但是在孙儿心中,今天即便是他们跪死在宫门口,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就那么笃定,神佑公主做的就是对的?”黎老大人问道。

  黎澹道:“至少,公主再努力地想做。祖父真的以为上官大人和朱大人,还有那些跟着公主去北方的将军只是因为被公主拉拢了,只是因为公主给了他们想要的利益么?上官大人和朱大人已经位极人臣,他们还需要什么?赵将军和吕将军镇守一方,安安稳稳也可太平一生,岂不是比战场上出生入死要安稳得多?只是因为…公主做了他们想做却不能做做不了的事情而已。”

  黎老大人叹了口气,沉声道:“年少气盛,你以为只有你们才恨貊族人,只有你们才想着驱逐貊族收复北地么?天启与北晋之间实力悬殊,当年更是连战连败…死了多少人…他们只是想等……”黎澹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道:“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北晋人在北方站稳了脚跟再图谋南方么?还是等到当年南渡的人和被留在北方的人都死光了?祖父,天启和北晋并没有兵力悬殊,将士的实力差距也没有你们想象中地那么多。天启比北晋差的,只是胸中的那一口气,背后的一根脊梁而已。”

  如果没有跟着公主去北方,他或许也会害怕。但是很多事情,只有你面对了之后才会明白,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黎老大人沉声道:“如果公主败了呢?如果有一天沧云城真的图谋不篡夺天启江山呢?到时候,黎家有什么面目面对天下人和列祖列宗?黎澹,你想过吗?这次黎家人没有参与南康郡王的事情,黎家,也永远不能出谋逆之徒!”

  黎澹淡淡的看着祖父,许久方才轻轻吐出了一句话,“圣人云: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祖父可还记得?”

  “……”

  这一次,黎老大人沉默了更久的时间。终于只是长叹了口气,朝着黎澹摆了摆手什么都没有说转身下楼去了。黎澹垂眸,沉默地看了看窗外方才漫步跟在祖父身后一起下楼去了。

  因为永嘉帝突如其来的奇思妙想,整个平京都变得格外的热闹起来。整个平京皇城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过往商旅文人雅士都免不了想要高谈阔论一番,以舒自己的胸怀。

  从来只听说过皇帝骤然驾崩之后皇室中人争权夺利的,最后这皇权无论落到什么人的手中都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此历朝历代偶尔出一两个太后垂帘听政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稀奇的。毕竟大多数的太后说是垂帘听政,多半也还是听大臣们的意见只是一个坐在那里的摆设罢了。真正能够掌权的只是其中极少数人,而这一次永嘉帝上前在位,就亲手立了一个公主来监国,怎么能不让人震惊?

  监国是什么?和垂帘听政都不太一样,既然是监国自然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执掌朝堂的人。

  “陛下当真是对神佑公主宠爱非常啊。”有人看看四周没人,忍不住低声叹道。

  他身边的人也没有闲着,点头道:“可不是,陛下只有神佑公主这么一点血脉,不疼她还能疼谁?”

  一个年长一些的读书人皱眉道:“陛下若当真疼爱神佑公主,怎么会如此作为?这不是将神佑公主推倒风口浪尖了么?”

  有人嘿嘿一笑道:“兄台这话就错了,这位兄台难不成并非平京人士?”说话的中年书生拱手道:“正是,在下游历至此,初到平京还请诸位指教。”

  “难怪兄台不知,这位神佑公主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有人兴致勃勃地道:“兄台说陛下将公主推倒风口浪尖,却不知道咱们这位公主殿下可是从来不惧风狂雨骤的。”中年书生有些惊奇,“在下虽然听说过一些公主的传位,不过传闻总有虚假夸张之处的,难道神佑公主当真如传闻中那般厉害?”

  有人道:“别人的传闻十成里有八成是假的,但是神佑公主的传闻,十成便有十一成都是真的。别的都不说,就只说这几日这平京城里的变化,兄台可是看明白了?”

  中年书生闻言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才刚到平京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宫门口那些跪着的老大臣,还有那些被灌进了天牢的人以及前两天夜里的动静,却还是足以让他明白如今平京城中的非比寻常的。

  “这…这都是公主……”

  “可不是么?”一个青年书生有些不忿地道:“这公主从回到平京便从未消停过,如今竟然觊觎起皇权朝政,当真是毫无女子仪范!”这话一出,楼上不少人都面露惊愕地看向那青年男子。虽然他们对神佑公主监国也颇有微词,不过这毕竟跟他们这些寻常百姓们多大关系,不过就是茶余饭后的闲谈图个乐子罢了。更何况,神佑公主这几年也做了不少好事,倒是没有这青年说得那般不看。

  那青年察觉众人的目光,有些不悦傲然道:“难道我说得不对?若是让区区一介妇孺压在我等头上,我等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是读圣贤书的男子,如何立于世间?”

  这话一出,倒是有不少人在心中暗暗赞同。这世道本就容不得女子出头,如今却又一个女子突然一跃而上执掌朝政了,在绝大多数人眼中这都是大逆不道地。只是公主朝堂这些事情离他们这些小民百姓太远了,才没什么心思理会罢了。如果是哪个百姓家的姑娘直接越过了亲爹兄弟当家做主了,只怕早就被他们给骂死了。

  青年见众人被他说动,越发的激动起来,“听说各位老大人还在宫门口跪谏陛下,走!咱们也去为各位老大人助威!”说着便要往楼下走去,几个跟他一起的人自然也纷纷附和。围观的众人见有人带头,便也纷纷跟着凑齐了热闹跟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下楼去朝着宫门口而去了。
凤策长安最新章节http://www.jlda-seo.com/fengcechang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女婿千山独行秘密的森林帝临星武道士不好惹神圣罗马帝国横冲直撞闯大明我有无数神剑灵气复苏时代的肉盾纪少,你老婆超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