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大富豪彩票平台 > 一池霜

第321 渊源

一池霜 | 作者:土星喵呜 | 更新时间:2017-08-25 06:44: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神级护卫天才神医混都市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我的小人国超级兵王俏老板帝道独尊抗日之全能兵王宇宙最强矿工剑徒之路
  许霜降恢复得快。『E Ω┡小』』说WwんW.

  公交车上的争执在许满庭陪着她走到自家小区大门口时,就在心里化解得差不多,回到家被宣春花欢欢喜喜招呼到四菜一汤袅着热汽儿的饭桌边,更是和父母一丝儿也没提,犯不着让她妈妈在餐桌上气愤地帮她声讨,吃得不舒心。

  晚饭后,她将雪地靴拿到阳台擦拭。

  宣春花跟过来,一瞧女儿蹲在撑晾开的伞边抹鞋子,伞骨尖都快戳到许霜降毛衣了,当即啰嗦道:“霜霜,拿个小凳坐着,脚不酸呐?哎呀,把伞收起来,这么挤着不方便。”

  话是这么说,宣春花抬手自己就收了伞,又忙不迭将花架下塞的黑漆小木凳拎出来,推到许霜降面前。许霜降抿嘴一笑,坐到了小凳上。

  “做事情毛里毛糙。”宣春花嗔怪道,转头瞅到花架边挂着的另一把长伞,夸道,“霜霜,你这把伞什么时候买的,质量好。”

  许霜降抬眸一瞧,正是林虞给她的那一把黑伞。

  “我借的。”

  这一瞅,提醒了许霜降。这伞也不知道啥时候有机会还给林虞,他介绍过来的学生也只是他的亲戚朋友,又不住一起,转托不方便。即使她和林虞哪天刚巧碰见,但她总不能时时把伞带在身边吧,一忘二忘,伞就要归她了。

  许霜降不习惯占着别人东西,她盘算着怎么把伞还给林虞。这当口,她低头刷着刷着鞋,视线触到身下的小凳,不由想起这小凳和林虞貌似也有点渊源。

  初中有劳技课,许霜降的作品就是这小凳。

  劳技课挺有意思的,总共安排四个星期,每星期一个下午,学生可以自由选择编织、绣花、结绳、木工等课程,学生们只要在学时内完成一样作品就算通过。学毛线编织的,交出一条至少一米五长的围巾,学绣花的,交一条有花有叶的布手绢,学结绳的,搓出一条五米长的麻绳,给物品打两种结,学木工的,整出一只能坐人的小矮凳。

  大家很喜欢,每次到了上劳技课的下午,就像提前放学去玩耍。

  宋晓燕学了绣花,许霜降选了木工。

  许霜降这选择,不是被老师调剂的,是宣春花帮她选的。她那一阵子看黑板写作业总是眼睛干涩,平时滴着眼药水。宣春花心忖,打毛线勾花绣花什么的活虽然适合女孩子,但眼睛需要长时间盯着一个小地方,不太适合许霜降当时的眼睛保健要求。结绳吧,听说还要搓麻绳,女孩儿家的手娇嫩,也不宜做。权衡下来,还是木工好,就只要拿个小榔头把几块木板钉出个四方小矮凳,她家囡囡这点力气是有的。

  许霜降自个也愿意学木工。劳技课做出的作品都可以拿回家,她喜欢拿个木凳回来,给妈妈坐着择菜,给爸爸坐着洗脚,给她坐着逗玻璃缸里的小金鱼。自幼年起她就有自己的专属小矮凳,陪着她多少年了,小时候给她吃饭用,后来大一些,就放在门口给她换鞋用,可惜在两年前一个电表跳闸的晚上,被许满庭垫脚查保险丝给踩坏了。宣春花扔的时候,许霜降还难过了一会儿,毕竟和矮凳处了十来年,还挺舍不得的,她一听木工课程要做凳子,立即就跃跃欲试。

  许满庭答应她,要是给家拿回个亲手做的新矮凳,他就负责亲手刷木漆。

  木工课上,许霜降是唯一女生。

  老师是民间美术协会里做刨花画的老爷子,被邀请来给他们这群学生娃指导做凳子,画风确然不对,但老爷子乐呵呵地,第一堂开课,了每人一块凳板四条凳腿,足够大足够长,对学生们说:“你们自己估着办,嫌大了就锯掉一点,再磨磨光,嫌小了没办法,要是觉得大小长短合适,就这么用也行。只要最后一堂课把凳腿卡进凳板上组装起来,每人在我面前坐一坐,凳子不散架,你们就过关。”

  男生们普遍愿意多干活,老师说完,他们就扑哧扑哧地抄起锯子,来回锯凳腿锯凳板,忙得不亦乐乎。许霜降丈量了一番,也想截掉一段,不然四条凳腿一按上,一堂课就完工了,剩下几堂课会没事做,太闲了不好看。

  男生们第一堂课时很好心,纷纷对她这个唯一的女生说过:“宝姐姐,你在木头上把线画好,我们每人给你锯条腿截条边,你最后组装,省点力气。”

  许霜降真心地感谢了大家,在自己的凳腿凳板上做好标记,观摩着同学们练习使用锯子,很积极地给大家打扫地上的木屑,第一堂课过得挺开心的。

  又一星期过去,第二堂课开始,却没人帮她。

  那一天,她过得非常糟心。

  上午最后两节课进行化学测验,真难呐。许霜降认认真真地做下来,对着最后一道大题冥思苦想。那一题涉及到元素周期表,她在心里背了又背,甚至在草稿纸上依次写到前二十位,确保没错才敢演算做题。等她写完,她吁了口气,对着题目又快审了一遍,感觉自己把这道大题的分全拿到手了,这才急急把试卷翻回去检查,前面有几题在解答时很没有把握,这会儿有时间就要再斟酌斟酌。

  时间到,铃声响,许霜降遗憾地放下笔,有道选择题她死活不确定,只得任它去了。

  老师站在讲台上,同学们纷纷离座交试卷。许霜降站起来,拎起自己的卷子,习惯性地瞄了一眼名字,这就准备交上去。同桌宋晓燕已经从另一侧过道往前走了,后排林虞被她挡着,等在她身后,眼睛瞄向她的考卷。

  就在一刹那间,许霜降的心如坠冰窟。那年纪,也就读书是他们生活中天大的事,其他事还轮不到他们思谋忧虑,也因此,测验成绩总能勾起学生的情绪起伏,不管自个情不情愿承认。许霜降突然察觉的这件事正和测验有关。

  她千辛万苦做出的最后一道大题,没有做在考卷上,而是做在草稿纸上。

  学生对考试最恨什么?一恨做完试卷没写名字,二恨答题卡填错一格导致全盘答案移位,三恨试卷反面有题竟然没看到,最后才恨智力欠缺答不出题。

  许霜降是答得出的啊,也不需要填答题卡,就只要直接写在试卷的题目下空白处。这是最后一题,正好在试卷反面的左半版结束,右半版留足了空间给他们答题,可她竟然不知不觉写在老师好心下的草稿纸上了。

  那是一道二十分的大题,许霜降的心揪得都不知道怎么疼了。(未完待续。)
一池霜最新章节http://www.jlda-seo.com/yichishu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望族闲妻天价婚宠龙荆之堡婚途不知返男配离我远点帝古图志命诀邪佛恐怖(氪金不朽)剑域神王我在梦里能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