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大富豪彩票平台 > 伊塔之柱

第二百四十六章 诺言

伊塔之柱 | 作者:绯炎 | 更新时间:2019-05-15 22:25: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正道潜龙最佳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秘书(超武归来)神级龙卫校花的贴身高手汉乡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太古龙象诀极品小农民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希尔薇德回首过来,如水的月光垂在她脸颊上,边缘闪闪发光的像是有一边儿细细的绒毛。细长的眉毛下面,眸子幽深处闪动着一点星光,含着促狭、闪烁的羞怯与一点点的勇气:

  “如何?”

  方心怦怦直跳,脑子里一片浑浑噩噩像是失去了自主能力,只傻傻看着对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声问了一句:“希尔薇德……?”

  但此时再也无声

  希尔薇德低下头,只一只手轻轻拾起他的手,两人手掌轻轻一合,彼此相扣,纤细雪白的指尖与他五指纠缠在一起。

  她这才抬起头来,浅海一样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稍稍凑近了一些,伏低身体一只手撑在床沿上,爬了上来。单薄的睡衣之下,领口以下细致的锁骨后一片细腻的肌肤,曲线渐渐优美,月光正错开一道边儿,如同银沙,清辉闪耀丝绸划过丘起,之后渐收于一片秘密的幽色之下。

  方红着脸看着这一幕,却不敢移开目光。

  少女轻轻支起一只脚,脚尖儿轻轻一晃,丢开鞋子,露出雪白的足踝,然后抬起另一条腿,也跪了上来。她一只手握着方的手,另一只手撑在方身边,整个身体几乎都俯了上来。

  闪烁着星光的幽暗眼神,正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船长。

  贵族千金玫瑰的唇色,正映着月华,闪闪发光,只如同花蕊之上的露珠,微微颤动。

  方嗅着如兰芬芳的气息,再也忍不住,只一口轻轻啄了上去。暗色之下,玫瑰花瓣之上的泪水,正悄然落下好像是清冷的幽泉,冰凉,婉转;又似星光闪烁,一闪一闪,正穿过漫长的时光,斑驳的夜空,与明亮的玻璃,洒下一地银霜

  于幽暗之中,静然流淌。

  方一只手绕过贵族千金柔软的腰身,一只手扶起对方的腮边。希尔薇德感到他手心灼热的温度,不禁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细细的低吟那微微柔弱的呻吟,顷刻之间让方把持不住,一只手顺势下移,轻轻拨开对方的扣子。

  一抹柔软的触感弹跳而出,轻轻挨在了他手背上。

  方心中怦然一动。

  他一下直起身来,一下将少女转过去,压在床上。但纷乱单薄的睡衣、撩开的领子遮住了清冷的光华,与一抹撩人的曲线,雪白的沙丘,目光往下,只有少女平坦、雪白的腰肢一如银色沙海,冷冷地映着月光。

    希尔薇德如水的目光,幽邃之中似再无余物,深蓝色的瞳孔深处,只映入方的影子。

  她有点怔怔地看着他,方也注视着对方他抬起右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儿,目光仔细地品味着那长长的,微微颤动的睫毛,如同花瓣,是月桂的暗香。

  贵族千幽幽的目光,一闪一闪。

  他只有若捧着一件稀世之瑰宝,并远重于这世间一切的圣物。

  两人的目光交织着,于无声处,而更胜有声。

  方用目光询问着对方的意愿。

  希尔薇德咬了一下唇,心中闪过一丝害怕,但还是鼓起自少女时期以来一切的勇气,轻轻一颔首。

  可正是这个时候。

  她目光中倒映出一个小不点儿,正从方身后爬了出来,睡眼惺忪的样子,看着两人还露出一丝好奇的迷离。小丫头揉了揉眼角,直到看清希尔薇德的样子,焰色的眸子里才一下亮了起来,奶声奶气地伸出手:

  “麻麻,抱!”

  这声音像是一弯清冽的泉水,一下子让方清醒了过来。

  他赶忙回过身,用指头按了一下妮妮的脑袋,把她‘哎哟’一声从他肩头上按了下去,在床上摔了一个四仰八叉。

  方这才脸一红,回过头来看着希尔薇德少女仍是衣不蔽体的样子这不用说,自然是他之前的杰作。但他一时间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甚至不好意思去给对方盖上被子。

  希尔薇德这才垂下睫毛,用手扯了扯被单。

  两人之间一时间有些尴尬的安静。

  直到希尔薇德忽然‘噗嗤’一笑,目光弯弯地看着他这个窘迫的样子。

  “要继续吗?”

  她柔声问。

  方摇了摇头,伸出手,轻轻为对方拢好睡衣的领口。

  他明亮的目光看着对方,声音有些沙地开口道:

  “希尔薇德小姐。”

  “嗯。”

  希尔薇德眼眸一弯,细细应了一声。

  但方看着她,又答:

  “你愿意嫁给我吗?”

  “嗯。”

  希尔薇德再细细地应了一声。

  “我知道,选召者与原住民之间有许多不同……”

  “可我是认真的,不管前路如何险阻,我一定会娶你。”

  静静地,方认真地述说道,像是在叙述一个承诺:“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地球吗?”

  希尔薇德目光闪动着亮晶晶的光芒:“去另一个世界吗?”

  “嗯。”

  “艾德能做到吗?”

  “……其实弥雅小姐更适合你的,”她抬起手来,轻轻按着他的手背,柔声说道:“艾德,你终要离开这个地方。我愿意让你在我生命中留下最深刻的记忆,无关乎其他,不是我父亲,也不是七海旅人号”

  “可终有一日,我们会天各一方,”贵族千金俏皮地眨眨眼睛,语气轻快:“这无关乎船长大人的选择,当然,只要弥雅小姐愿意的话。”

  方用力摇了摇头。

  他也扣住对方的手,像是从相连的手心中,可以感到彼此相连的心意,开口道:“我其实一直都在想这件事。”

  “假如拜龙教徒可以前往我们的世界的话,”方十分认真,以至于显得有些笨拙,结结巴巴地开口道:“希尔薇德,我也一定会找到办法让你也过去。”

  “真的?”

  “真的。”

  少女嘴角微微一弯,像是信了,也像是并不在意。

  “……那么,可以拉我起来吗,船长大人?”

  方怔了一下,才赶忙起身拉着自己舰务官小姐的手,让她从床上坐起来。

  希尔薇德看了看自己的样子,这才微红着脸背过身去,一粒粒系好扣子。

  不过过了一会儿,她一拨金色的长发,有些眉目含情地回过头来,看了方一眼。然后默默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五指握拳方抬起头,有点不解地看着这一幕。

  希尔薇德轻轻摊打开手,一枚银色的纽扣,静静地躺在她平开的手心之上。

  方看到这一幕,脸再次腾一下红了,不由想到之前那荒唐的一幕。

  但比起一时的冲动

  他还是能希望给予这位贵族千金自己的心上人,一个真正的承诺。

  少年心中虽然隐有一丝怅然若失,可也并不后悔,毕竟两人的日子还长着呢他握了一下拳头,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带着希尔薇德回到地球。无论多么困难,但他还从未畏惧过。

  少女与少年之间用目光传递着彼此的心意,但终于引起了一旁有人的不满。

  “麻麻,帕帕!”一旁妮妮捂着发红的额头,委屈巴巴地看着两人。

  方与希尔薇德这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这小家伙,不由楞了一下。然后他们互视一眼,皆忍不住莞尔一笑。

  方伸出手去,轻轻揉了揉小丫头的脑门,好在妮妮一点儿也不记仇,只有点害怕地看着他好像生怕‘帕帕’不要她了一样。希尔薇德也伸出手来,拢了拢这小丫头的一头火焰色长发。

  妮妮这下子开心了,眯起眼睛,一脸小幸福的模样。

  只书桌之上,塔塔从自己的厚书之中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一幕,只轻轻摇了摇头。

  希尔薇德这才把妮妮捧起来,放在自己并拢的双膝之上她明亮的目光看了看方,举起手来,从对方手上接过毯子,轻轻一拉如同一片墨绿色的海,拉拢过来盖住三人。

  她,妮妮与方

  三人就彼此并排盖着一张被子,背靠着轻慢摇晃的舱壁,坐在床上,静静看着远处如银海一样起伏的山丘伊斯塔尼亚的大沙漠,仿若在这月光之下,才展露出它真正非凡美丽的一面。

  只是夜里的气温已低到不足十度。

  三人皆彼此靠得紧紧的,仿佛这样才能感受到彼此的体温。

  妮妮不住用手去扯毯子上的线头,希尔薇德眼睛弯弯的,用一根指头拨开她的手,不让这小家伙去使坏。没过一会儿,妮妮便生气地鼓起嘴巴,举起手抱住贵族小姐的指尖,支支吾吾地用尖尖的牙齿去咬。

  但说是咬,不如说是在舔,逗得希尔薇德一下曲起手指,咯咯直笑。

  方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心中第一次,有了种淡淡的温馨。

  而希尔薇德收回手,目光中闪烁着银辉,注视着起伏的沙海轻轻开口道:“船长大人知道吗?”

  “知道什么?”

  “小时候,我一个人怕黑,也常常拉着谢丝塔,这么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有一次,我还央求谢丝塔给我讲故事呢”

  “啊,谢丝塔小姐也会讲故事吗?”方瞪大眼睛,这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艾德看不起人,谢丝塔可是什么都会的。”

  “是吗?那希尔薇德你讲来听听。”方心中不由十分好奇。

  “谢丝塔说,这世界上为什么只有黑暗巨龙与光明巨龙之分呢?”

  “因此,说不定也有介于黑暗与光明之间的巨龙,那么就叫它黄昏巨龙好了。”

  “谢丝塔小姐的想法还真是奇特”

  “艾德,别打岔。”

  “好,我不打岔。”

  “从前,有一个勇者,他杀死了黄昏巨龙。”

  方听了半晌,但忽然之间没了下文。

  他这才回过头来,不解地看着对方:“后来呢?”

  “没了,”希尔薇德抿着嘴,促狭一笑:“勇者杀死了巨龙,这个故事不就完结了么?”

  “……”

  方有点瞠目结舌:“等等,这不是烂尾么?”

  希尔薇德一只手掩着嘴巴,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方看她这个样子,还忍不住怔了一下,他还从未见过贵族小姐这个样子。

  但过了好一阵子,希尔薇德才微微喘着气,媚眼如丝地答道:

  “……艾德,要是谢丝塔听到你这么说她,一定会气得杀了你的。”

  “谢丝塔小姐没那么可怕吧?”

  但方想了想对方冷着一张脸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希尔薇德好像是在安慰他一样,在被子下面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她目光变得轻柔起来,轻轻说道:“艾德,我们终于要有自己的船了从艾尔帕欣一直到今天,仔细想来,一年快过去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不是吗?”

  方一怔,也点了点头:“是啊,七海旅人号,你父亲设计的船。”

  但贵族千金回过头,却认真地摇了摇头:“是你的船,艾德……只是,继承了我父亲船的名字而已。”

  “……我父亲为我母亲造了这艘船,……而你,也为我造了这艘船,对吗?”

  方点了点头。

  希尔薇德沉默了下来,大约是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方才想到,对方还少与自己提起过自己的母亲。迄今为止,他也只知道那是西林-丝碧卡家族的大小姐,西林-丝碧卡伯爵的妹妹。

  但从两家的关系来看,似也并不见得融洽。

  只是她与德丽丝之间,关系倒也还好。

  静静过了好一阵子,贵族千金才幽声说道:“船长大人,夜深了。”

  “……你要回去了?”

  但希尔薇德摇了摇头,回过头来看着他,脸色略有一丝苍白,目光罕见地有些柔弱:“船长大人,挨着我,好吗?。”

  方略微一怔,但还是点了点头,靠过去了一点。少女的目光这才柔软下来,微微偏过头,靠在他肩头上。

  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少女发丝间散发出来,萦绕在他鼻端。

  方心中一时间也有些安静。

  他仿佛这才想起,希尔薇德的身世,并没有那么简单她的父亲,马魏爵士,不仅仅是一位著名的探险家。更是科尔曼亲王的左膀右臂,而此刻的艾伯特家族,还仍在宰相一方的通缉名单之上。

  说起来,对方的身份与当初的他一样,其实仍旧见不得光。

  从艾尔帕欣,一直到依督斯,对方一直默默承担着这些压力,却从来未向任何一个人埋怨、发泄甚至倾述过。

  究竟是怎样一种经历,才塑造了一位少女如此的韧性?想及此,方心中才止不住地柔软只是他低下头,才有些意外地发现,妮妮趴在贵族千金胸口,两人正互相依偎着,早已沉沉入梦。

  方默默看着这一幕,只轻轻抬起手,小心翼翼不去惊动对方,拨弄了一下对方额前的乱发。

  只是在黑暗之中。

  无人可见的地方。

  少女有些安然地翘了一下嘴角。

  ……

  银色之海之上的一叶轻舟,正穿过茫茫无尽的沙砾。

  灰岩先生背上的平台,正轻轻摇晃着。大猫人依在栏杆之上,仰起头,看着满天斑驳的星空虽然在艾塔黎亚,本就有着更加无瑕的纯净星穹。但在这里,星空仿佛显得更加低垂,更加接近于这片大地

  那像是漫天的眼睛,一眨一眨,将古老的目光,倾注于这片千年的沙海之上。

  而在远处高高的银色沙丘的东方。

  便是那个悠久传说的尽头,龙之乡。

  但那里今天早已为沙砾所埋没,直至不再剩下一丁点痕迹。

  大猫人用爪子摸了一下脸颊上的疤痕,银色的眸子深处,似乎还回忆着当日所发生的一切。

  但‘吱呀’一声轻响,身后有人推门而出。他回过头去,才发现是精灵小姐瑞德放下爪子,沉默地看着对方。半晌,才开口问道:“那个人,就是杀死你弟弟的真凶?”

  艾缇拉点点头。

  “所以?”

  “我向女神许下的诺言已经实现了,我必须……”精灵小姐翠色的目光微微一闪:“瑞德……”

  “你想让我留下来?”

  艾缇拉抬起头看着他,没开口。

  瑞德默默想了一下,才开口问道:“你告诉过艾德了吗?”

  精灵小姐摇了摇头。

  “哎,”大猫人叹了一口气:“你该告诉他的。”

  “……再等等,”精灵小姐有点犹豫地摇摇头:“我还没想好,瑞德。”

  “我明白。”

  大猫人拍拍她的肩膀:“这是你的选择,圣女阁下。”

  “而我,一直都是你的守护骑士,”他温声道:“无论你作何决定,我都会支持的。”

  ……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http://www.jlda-seo.com/yitazhiz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杀戮美学穿越异界之农场月起浮山九龙圣祖王牌大高手豪婿诸天时空行推掉那座塔我真不会推理太古战龙诀